http://www.huadaojf.com

您的位置  网站首页 > 网贷资讯 >

“京小租”夺门:京东数科突袭信用租赁市场

  京东数科突然杀入共享经济的细分领域——基于个人商业信用的商品使用权租赁市场。


  

京东数科.jpg


  财联社记者从京东数科获悉,其刚刚推出一个面向C端商业信用的B端租赁平台“京小租”,结合了京东消费场景、物流、仓储、供应链、商业信用、技术和客服等全生态环节,特征是构筑租赁平台而非直接提供C端租赁商品。


  2018年共享经济屡现押金无法收回等风险事件,促使个人商业信用快速取代传统押金模式,成为共享经济资源使用权出租的信任基石。就本质而言,“京小租”也是共享经济的一部分。


  全场景商品租用服务体系


  开放、生态和平台属性,渐成京东To B业务关键词。


  继京东集团企业业务部推出To B企业购数字开放生态平台之后,京东数科也推出了To B属性的“京小租”。这是一个聚合了包括中国移动(00941.HK)、海信电器(600060.SH)、霍尼韦尔(HON.N)等B端品牌商在内、面向C端消费用户的信用租赁平台。


  与阿里系的衣二三、探物等C端信用租赁公司不同,京小租最显著的特征是先聚合B端商品研产提供方,再面对C端商品需求使用方,同时符合京东做To B业务一贯的风格——重视和原有主营业务的无缝对接。


  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区力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“我们将京东生态全链条资源,包括融资租赁、场景运营、风控决策引擎、区块链存证、物流、维修、供货、保险保障服务、仓储、智能客服系统和回收残值处理等11项商品使用权在前中后端涉及几乎全部应用场景所需要的服务,全部整合在京小租平台上,供入驻平台的B端商户调用。”


  这些服务,相当于京小租的B端商品提供方能调取的11个软件应用插件,解决的是流量、信用、风控、场景和效率等问题。在与京东数科掌握的Y级C端消费用户商业信用数据衔接的同时,依靠京东数科拥有的海量金融用户,实现商品的循环租用流程,从而实现商业价值。


  记者注意到,京小租平台运用了区块链存证技术,意在解决消费租赁市场纠纷取证难的行业问题。


  这项技术实现设计功能的具体做法是,联合京东在2018年8月开放的自研区块链服务平台“智臻链”,与鉴定中心和互联网法院等成立去中心化的存证联盟。之后,C端消费用户与B端品牌商之间形成的租赁协议、订单和租赁流程数据,全部实现“上链”,不可篡改,公开透明,永久在案,有据可查。


  目标:全品类使用权租赁


  当前,资源使用权的商业化正在兴起。即使是商品房,管理层的引导方向也是租售并举,“租房”将成为未来房地产市场形成长效机制的重要手段。“租房”就本质而言,也是对资源使用权的商业化,而非对资源所有权的占据。


  资源使用权的提供主体或平台,在实现商业化过程中,将抽象的使用权具象成提供服务价值,并非仅停留在简单的资源“使用”层面。这是共享经济的商业逻辑基础。


  用区力的话说,即通过向B端品牌商提供“京东生态全链条资源”,实现对C端商业信用消费用户的价值兑现。


  京东数科以个人商业信用消费为切口,以To B为形式,结合自身的业务特点和优势,切入共享经济市场中细分的信用租赁领域,其蕴含的野心,用一句话概括即“京小租定位是覆盖C端消费用户所需的全品类”。


  目前,京小租提供的租赁产品种类主要集中在数码、家用电器和奢侈品等小体积商品品类。据京东数科透露,未来其将向住房、汽车、家居等品类拓展。


  要做到全品类覆盖,京小租必须走向平台开放。就如同京东集团企业业务部推出的企业购数字平台,“聚合各类采购场景的各种规模不等的企业,走生态开放型道路。利用垂直领域内其他伙伴的成熟技术能力,为生态成员服务。”


  对于B端品牌商而言,京小租的核心能力是提供Y级量级的C端用户和消费场景。


  在实际执行层面,京小租只要不断完善11项平台基础服务并在未来加以拓展,同时继续向C端用户提供金融科技服务的能力,就能持续不断接入想参与的能满足个人商业信用租赁商品需求的B端品牌商,如房产、汽车甚至飞机等和个人消费有关的任何商品品类。


  信用免押:共享经济新阶段


  尽管2018年共享经济领域风险事件(如共享单车ofo及共享汽车途歌押金难退)频出,但这些事件在客观上也促进了信用租赁市场的发展。


 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1月15日发布的《2019新租赁经济报告》显示,2018年中国租赁经济市场交易额为6.3万亿元,较2017年的4.9万亿元增长28%。


  报告预测,未来三年中国租赁经济有望保持年均超过30%的增速,2020年的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0万亿元,参与租赁经济服务提供者人数也将超过1亿人。


  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,吸引了包括阿里、腾讯在内的互联网巨头、摩拜单车和哈啰出行等创业巨头及各类中小公司的参与。


  其中阿里系有多类布局,既有参与投资的此类创业公司如“衣二三”,也有自己控制的平台像“闲鱼”,而腾讯尚在构建以微信支付为核心的个人消费信用体系,其步伐慢了一大步。


  京小租与ofo和途歌等共享经济形态的模式不同之处在于,这是立足在C端商业信用消费的基础上,因此在租赁商品使用权时能做到免除缴纳押金。


 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认为,个人消费信用在租赁商品使用权时的免除押金(信用免押),正在取代传统租赁市场的押金形式,这是新租赁经济最重要的标志和特色。“信用免押能让C端用户规避被平台挪用押金和集资诈骗等风险,从而提高C端用户的租赁意愿。”


  据蚂蚁金服披露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在汽车、3C数码和服饰使用权租赁领域,商品免押金后用户违约率减少了约50%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上一篇: 网贷系统基于存管账户的转账充值的实现

下一篇: 2018年银行业金融机构数4588家 网点22.86万个